付款流程教學

「治療這麼久了,一想到做愛,龜頭就有點酥麻的感覺,是不是因為這樣太敏感了,我才會在未勃起就想射精呀?」

明雄,32歲,想起他兩個月前來找我時,老婆是跟著一起來的,當明雄說這問題時,老婆接著說:結婚三年一次都沒完成過,這樣是陽痿?還是早洩?這樣的日子到底要怎麼繼續過呀?

轉眼兩個月已經過了,明雄和老婆做愛的狀況有進步,但沒有進步非常多,老婆已經等不了離婚了,剩下形影孤單的他。開心的是,總算可以在沒老婆催促的壓力下好好練習,但傷心的是,這孤單還要持續多久?

說起練習進步很少的狀況,他總有很多理由,不是說太累就是覺得太慢,甚至希望,這整個事件可以一覺起來甚麼都沒發生過,沒有離婚、也沒有早洩,更沒有獨自一個人的孤單,但是,我勸他,這些個白日夢,想想就好。

每次進入課程,他都得先和我盧(討論)很久,練習時總有辦法用自己「方便」的方法重新詮釋一次,接下來就會用不切實際的方法來操作,例如希望他進行陰莖上的減敏練習,他就嫌手痠,乾脆直接用水沖,這樣不但無法降低細微的龜頭繫帶敏感帶,反而還把睪丸弄疼、發炎,最後還得吃藥加休息。

希望他慢慢練,他就想一步到位,搓很重,結果卻一次一次在控制不了的狀況下直接射精,挫折感更大,信心備受打擊;最後,要他如果真急,就先試著用特製的男性減敏訓練器進行訓練,但他覺得這樣不真實,直接比較快,結果就試小姐(性工作者),未進即射。

三次了,這是他第三次花錢請小姐幫忙了!在屢勸不聽的狀況下,只好建議他若真要這樣可以多給一點小費,請小姐慢一點,但不管多慢,只要「想到」,龜頭就立刻激起酥麻感,接下來就條件反射似的….射精了。

「怎麼都不願意改變?為什麼不事前說?」我已經到不知該怎麼勸他的地步了。

 

「我覺得在女人面前說要『慢點』這回事,真的很丟臉。」明雄在經歷離婚和次次挫敗後逼不得已終於說出他的問題了。「我想要的是:大膽做,恣意做、放心做。如果要我在射精前控制、忍一下,那一定很鱉。」

 

 

 

「是啊!要達到你說的目標是我們一致的期待,但眼前就是,你現在(的狀況)還是幼稚園,連爬都有問題,就想飛?好的快慢是階段性的事,不要和『未來』的目標比,要和『之前』的狀況比,現在是不是比兩個月前好些?要達到你的目標,那真還需一段時間啊!」

 

「面子呀!」男人的面子真的很重要。明雄寧可離婚、寧可找小姐裝強,寧可和我討論還有沒有什麼簡單不辛苦的方法,就是不願真心地去面對和改變。而「急」,這就是許多性功能障礙的人最大的問題。急,就是焦慮的源頭,「焦慮」的後果不是硬不起來,就是三秒交。急欲求成的想「立刻」變好,一但不符合期待,心裡很快又會產生失志、打退堂鼓,到頭來還是一如來時一樣,週而復始。

龜頭與大頭是相連的,如同「性」字是一樣的,是「心」與「生」的合併字,因此,在心理上,當你的大頭(大腦)覺得刺激,自然生理上會感染到小頭(龜頭)的敏感;在心理上,如果大頭感覺焦慮,在生理上小頭就會勃不起來,是一樣的道理,治療的尾聲還得來個生心的合併才能完整克服性問題。

明雄的最後,可想而知是一場「不願承認錯誤」的鬧劇,如果他依照換湯不換藥,想用舊方法來期待有效,應該就不必要費心找專業的性治療了吧!望著他畢業後的簡訊轟炸:「明天我又要和新女友上床了,老師,該怎麼辦?」我只能「無語」以待。

以上方法都沒效怎麼辦?快來試試「男優秘傳持久術」吧!

https://www.trueman-squad.com/

This site was designed with the
.com
website builder. Create your website today.
Start Now